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唐双宁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欲与诗仙试比高——读唐双宁新著《霜凝诗词选》杂感

2018-09-03 11:36:57 来源:深交所作者:叶延滨
A-A+

 

  读书栏目

  “不是政治圈子的人硬要往政治圈子里挤”,含蓄评点。这评点有意思,也算对传统观点的拨乱反正。李白在宫中曾经让高力士为其脱靴,让杨国舅为其研墨,成为千古名士佳话。但这只是名诗人李白的佳话,同时也是以大鹏自比,一心想经邦济世的李白一大败笔。李白经贺知章推荐,破格进入宫中应制。玄宗与贵妃饮酒赏牡丹,心花怒放的玄宗宣李白写诗,李白写下“云想衣裳花想容”三首《清平调》。应景诗写得很高明,令贵妃笑,让君王悦,赏李白一对新靴。如果是政治家,李白到此应打住了,但李白借着酒兴,叫高力士替其脱靴,让杨国舅为其研墨,成就了诗人李白佳话,却从此断了政治家李白的前程。应该说,有两个李白,一个是希望经邦济世有政治报负的李白,另一个是狂放不羁才华横溢的诗人李白。经邦济世要有能撑船的度量——能屈能伸能忍能韬光养晦!可是李白办不到。唐双宁说“他是给点阳光就灿烂”,李白也难免有时矫情了。于是,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就只剩下那个一生坎坷地在语言的世界里完成人生巅峰的李白。

  诗人唐双宁指点李白,是引为知己。诗人唐双宁的诗中,也有李白的气韵。《登庐山》写出了诗人胸怀:“奇峰天降,扼大江,取笑黄河兄弟;谁是中流砥柱?虢人悄然不语。一戏泰岱,二戏华岳,三戏巫医间。乍晴乍雨,宠得一身脾气。忽来北国游客,踏尽匡庐,觅得前朝迹。太白俯首,陶潜甘居,一代狂人泣。狂人如此,遍寻天下,谁人能驾驭?信步之间,却在双宁脚底。”有太白遗风,也有豪情才学,是首不错的好诗。但说真话,这样的诗,也不难写,毕竟是诗词“主旋律”。有才学,有抱负,再加个好心情,写出这样的好诗不难。唐双宁是情操才学俱高的诗人,也就有与众不同的诗篇,出新,出奇,出真性情!读《戏鼓》感到诗人的幽默感:“厚皮老脸涂彩红,胸无点墨腹中空。一触便欲呱呱叫,专临闹市抖威风。”口语再加上讽刺的对象为我们熟悉,小诗让人过目不忘。读《苏州》:“一路奔波到姑苏,小有傲骨是虎丘。满城园林皆修女,此地不是大丈夫。”一句“满城园林皆修女”将千万首写苏州园林的诗赶到一旁,诗人如挑战的唐ˇ吉德一般可爱!再读《初为人父》:“一团颤音荡心房,初为人父乐癫狂。惊魂三绕头推门,拙言几出语倒装。脑海空泛大世界,怀中尤抱小文章。三十舐犊迟发爱,他年接力看小唐。真情流露,淋漓尽致,这样的佳作,近年读到的不多了。

  这些年,社会开明,艺术多元,写旧体诗的人也多了。传统旧体诗,有格律,将声韵,如同传统戏曲,生旦净末,唱念做打,勾出脸谱,一身行头,彰显出写作者的文化、修养、功底,但同时也能藏拙。没有诗人禀赋者,也能弄几首律诗绝句,自娱自乐。写新诗不易,没有那些程式,全凭诗歌语言所表达的诗人内功征服读者,就如一位名票,不勾脸,不着戏装,没有锣鼓京胡,张嘴就来一段清唱,唐双宁是真诗人,也自信,诗集中排在头前的就是新诗。一是诗人看重“新诗”这个新文化的产物;二是双宁自信,敢把自己写的新诗放在头前让人品评。“我,抽出我的愁容,叠起来,扔进绿色的铁筒。”这是写信,而什么是诗呢:“生活是一朵棉絮/大脑是一台织机/把哲理的丝抽出/用美丽的语言印染/便产生了你……”诗集中的《深夜,我睡不着》、《长白山天池》、《沉默》、《南天一柱》、《飞》和《羊皮筏子》等诗篇都可圈可点,并且有不少佳句。我以为,在几千年的诗歌发展中,新诗如同书法中的狂草,似无章法更讲究章法,法无定法,功夫诗外!

  写到这里,我想到诗人唐双宁自我介绍的一段妙语:“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忘情于书法、诗词、散文等,久而久之,竟找到了他们的共同点:金融是利用利率、准备金、公开市场等手段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书法是在尺幅之间利用激情对汉字进行宏观调控;诗词散文是在人生感悟的基础上对语言进行宏观调控……”请读者注意这段话,也许你用不着记住我这篇短文,如果你记住这三个“宏观调控”,你算没白费读此文的这几分钟时间。

(《霜凝诗词选》,唐双宁著,岳麓书社出版。叶延滨,《诗刊》主编,著名诗人)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唐双宁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